鸡毛掸子不要钱

日更两百字的十八流写手٩( °༥° )و ₎₎

礼物(大振A3)03

元旦来填一点坑,应该快写完啦!

这段有轻微田3向,大概就是田岛单向三桥,不适者慎


又惹阿部君生气了。


“也许不会被原谅”的念头充满了三桥的脑袋,迷糊地走进家门,和下午兴致勃勃的样子完全不同。

 

以为会迎接一个开心的廉的三桥妈妈笑眯眯地从客厅走出来,说:“廉,你回…来啦…”看到一脸沮丧的儿子,原本开心的语气也下沉了不少,是和阿部吵架了吗?

 

忧心的三桥妈妈看着毫无回复的三桥摇摇晃晃的走上楼,不出意外的撞到了墙,又晃进了房间,想了想转身回客厅打了个电话。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三桥顶着红肿的额头趴在床上。

 

一个人的时候胡思乱想的毛病就会加重,即使无数次被告诫“阿部只是声音比较大”,还是觉得自己真没用,总是惹对方生气,如果自己是榛名学长就好了,榛名学长的话……

 

“叮叮叮叮叮”三桥被突然地响声吓得坐了起来,发现是田岛的电话,手忙脚乱的想要接通,还是不小心按掉了。

 

幸好对方是田岛,在三桥犹豫要不要回过去的时候,又打了一个过来。

 

“米哈希!”田岛的活力即使在电话中也可以不受阻隔地传递过来,“今天和阿部出去怎么样啊!”

 

“……”电话的彼端没有田岛传来预想的兴奋,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沉默,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些抽泣的声音。

 

“阿部欺负你了吗!明天看我不教训他!”兴奋的声音转化成了忧虑和暴躁,田岛恨不得现在就把阿部揍一顿。

 

“没…没…没有…是我…我又惹阿…阿部君…生气了……”即使伴随着抽泣,三桥还是努力向田岛表示错的是自己,“和阿…阿部君…没有关系……”

 

现在的三桥,应该是坐在床上抽噎,又梗着嗓子努力地在和自己打电话吧,田岛边想边说道:“阿部没那么容易生你气啦。”好想摸摸他的头发,告诉他不要哭泣。

 

“真…真的吗?但阿部君…分别的时候…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田岛听着那断断续续的话语,真的是,每句话都围绕着阿部呢。

 

从一开始,他的心里就只有他认定的捕手,阿部隆也。即使自己再努力想和他并肩,只要阿部一出现,之前的所有就像泡沫一样,面对海水,只有消散的分。不过这些事情,自己早就想通了不是吗?

 

“真的呀!米哈希!”田岛的声音又带上了活力,“你可以明天去和阿部说说话,他肯定没生气。那你好好休息,我挂啦!”

 

“嗯嗯,谢…谢啊,田岛君!”三桥想到阿部君可能没有生气,还抽噎着心情却好了不少。

 

明天,要主动和阿部君说话呢!主…主…主动!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