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毛掸子不要钱

日更两百字的十八流写手٩( °༥° )و ₎₎

日更两百字的努力鸡

努力地写肯定比不写好,所以为了治愈拖延君每天至少写200字ψ(`∇´)ψ
日更两百写完一篇会重新发完整版,以上。

目前是在写肉文来着(*´艸`*)

211/767

【叶周】秘密

cp叶周  第一次写ooc慎
安利《秘密》这首歌!不才女神和施总都是心头好,欢迎大家听歌食用。
(*´艸`*)想要有评论,批评也可以的!

周泽楷醒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光被窗帘挡在外面,只在缝隙里透过些许,告知屋里人夜晚过去了。

刚睡醒的脑袋还有些迷糊,看着身侧的人泛着晕,一时想不起任何事情。

然而记忆还是要回归的,他想起了昨天自己被灌了酒,恍惚间只是抱着人不肯松手。

那个人扶着自己,带着笑意和身旁的人说着小周的酒量,然后好像在自己耳边说了什么。

啊,是叶修。

叶修!?

周泽楷猛地意识到身侧的人是叶修,一时间屏住呼吸,怕惊醒他,慢慢地吐气,因为太过缓慢导致有些喘不得不努力轻轻地深吸两口气。成功呼上气的周同志还没平复好心情,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而后轻轻地歪了歪脑袋。

他想看一眼叶修。



周泽楷有一个秘密。

他亲吻过叶修。

那个人闭着眼的时候,像是游戏与生活外的第三个叶修,散漫与认真都像他的眼睛一样,被安静遮盖。

周泽楷不知道别人看见叶修睡着是什么心情,但他也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

那是一种秘而不宣的心思,很久之前就深埋于心底,时不时泛起一阵酸胀,在看见那个人微微颤动的睫毛时,在看见那个人发青的眼袋时,在看见这个叫叶修的人时,瞬间破土而出,生长遍布全身。

等周泽楷回神时,他的视野里只剩叶修的脸,慌张地站起来后退两步,看着沙发上的人还睡着,心里的提着的石头慢慢落地,这才走出去,碰上门。

糟糕,自己是不是碰到前辈的睫毛了。门后的周泽楷捂住嘴背靠着墙,听着劫后余生的心脏砰砰跳动的响声。

他想着,自己喜欢上前辈了。

他想着,不能让别人知道,也不能让前辈知道。

于是这成了周泽楷一个人的秘密。

秘密是不能说出来的,所以周泽楷努力地克制自己,眼神,言语,肢体,不能让前辈知道。可是酒后的人最为真实,他看见了坐在一旁的叶修,摇摇晃晃地走过去,想伸出手向叶修要一个抱抱。

他喝醉了。

没人会在意醉鬼的行为。

他可以毫无顾忌地抱着前辈。

周泽楷准备伸出手时,落入了那个人的怀抱。一时间刚才说服自己的逻辑全乱了,他闭着眼慢慢把手放在叶修背上,听着对方和别人调侃自己的酒量,又把头靠在那个人肩膀上,轻轻地叫了一声:“前辈。”

后面醉意上头,周泽楷就真的神志不清不记得发生什么了,更不知道为什么一早起来叶修躺在自己旁边。

他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也没有心思去回忆。

他想好好地看看叶修,最好能闭着眼也可以看见这时候的他。

他看见叶修慢慢睁开了眼,那双黑眼睛里没有刚醒的迷茫,里面似乎承载着别的东西。

他看着叶修慢慢靠过来,不自觉地闭上眼睛,眼皮被微凉干燥的东西贴着。

周泽楷想起来了刚才叶修的眼睛,那里面承载着的,是和自己一样的秘密。

暗恋这种事情啊,像是把一张胡乱涂鸦的纸捏在手里,每次看见那个人都揉一揉,最后心事被搓成一团,感觉难受了,才知道真喜欢那个人,也听不得别人劝了。
但是难受了,也不能把纸团摊平,送给那个人,为什么呢?
怕他嫌弃。

哎呀我有时候在想自己初恋还没谈过车开的这么顺真的好吗!

背景是安哥中了春药然后巧遇雷狮,然而雷总一开始以为安哥只是中了脱力的药想吃点豆腐。

18流司机,ooc慎



"雷狮!你这个!"骑士愤怒地说,却因腰间被人重重一掐闭上了嘴,吞下了即将出口的“恶党”二字和呻吟。


要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这双蓝眼睛里的怒火应该已经把他烧死了吧,雷狮捏着安迷修的脸,勾起嘴角,笑得像平时看见大猎物一样——兴致勃勃。


那是势在必得的笑容。


真是轻佻的笑容,换做平时,骑士大人早已提起双剑冲那人 刺去 ,可此时因为身上使不上力,他连抬起手给对方一拳都做不到,还要忍着体内那股躁动,闭紧嘴防止自己叫出声。


天哥说大晚上修仙不好



安哥和雷总是辣么的可爱,笔芯。


flag达成删
看了怡太的快新文瞬间入坑,然而没别的粮感觉人生无望
翻了翻自己的loft,从9月以后就和一条咸鱼一样啥都没有了。
其实看完最近的双黑那集有开一辆手车(让我向中也的手表白)的冲动,但是坐标寝室又没有志同道合的基友实在痛苦。
大学的生活比高三还痛苦,那时候还能上课不想听了就想想没写完的a3,想想要编什么新的故事。现在的自己像是被三次元锁住一样,没有想法,没有动力,被疲惫和孤单固定住,不知道在为了什么而努力。
不是没有温柔的人陪在身边,自家宝宝很好也每天在谈天说地,还有别的基友们也时不时在聊天。
每天都很焦躁,不到12点似乎不敢睡觉,不装模作样学习他人每天为学业奋斗似乎就活不下去。但是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啊,过去的我即使面临高考的压力从没过12点睡觉(除了要玩手机),即使室友都在奋斗我也能心安理得地看着格言什么,没有大志向,没有大目标,差不多是人生标准。
这些焦躁不安,都源于我失去了我,我在害怕和这些人过着同样的生活,我害怕和别人做着同样的事。我的不安定,像是到新环境里的动物,不适应以及不熟悉。
我希望自己可以成为温柔而坚强的人,那是我十八岁前写下的成人的愿望,据说向往的东西都是自己所不具有的。其实我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脆弱不堪一击的人。
应该要独立起来了,不能再一味的试图和过去一样依赖别人,妄图把责任推给别人了,我想要的东西虽然还没决定好,但是和过去不一样。
这次我决定在找到一个明确的方向前,先开始努力起来,差不多先生也该换一个人生标准了,但是我想做的是想安定自己,把我害怕目前生活的心安定下来,平静下来。
马上就要考4级啦,然后还有期末考,虽然手很痒但是在大一禁止带电脑以及三次元要开始忙的期末还是不要开头了,让我趁这段时间开几个脑洞(。◝ᴗ◜。)寒假来好好写吧,虽然作为一个写手产量低质量也低,不过我写文娱乐自我的成分比较高所以哪怕只有一个读者也很开心。橡皮章估计也要从寒假开始了,选了一个大概按我手速要刻半年的图…估计会在中间插几个喜欢的章´<_`
放一张很喜欢吃的昨天刚买的榴莲,然后打算睡3个半小时起来和积分在一起,虽然我还是有点摇摆不定,害怕期末来临,不过如果不努力的话过年会不开心吧。暂且把想过一个开心的年想买竹马的复制画想买yuri的碟想买很多同人本和漫画这些作为今年最后的两个月的目标吧。
碎碎念以后心情好很多了,当做一个小阶段总结放着吧,立一个寒假要开车(嘿)的flag,等把车开了再删●v●
嘿ヽ(〃∀〃)ノ

太中 肌渴症

R18 含微敦芥,新手司机 

中岛敦在侦探社的桌子就在太宰治的旁边,他发现太宰先生会不自觉把手搭在另一只手的手臂上,拿大拇指轻轻磨蹭绷带。时间长了,敦发现这个动作是定期性的,出现一两天后就会停止一段时间,然后再出现一两天。

 

可能是思考的惯性动作吧,也有可能是绷带下面的伤口会周期性发作吧。白老虎想了很多种可能性,不过当太宰笑容满面地问他是不是对绷带产生兴趣时,他吞了吞口水,连同猜测一起咽到肚子里,乖巧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太宰先生笑起来比芥川板着脸还可怕呢?情商偶尔会降到负值但是拥有动物本能的敦表示很疑惑。

 

*********

 

处理了一整天黑手党的事务,作为干部的中也到达家门口的时候,天已经黑得可以看见星星了。

 

赶快洗个澡,然后坐在台前喝杯酒放松一下吧,中也这么想着拿钥匙打开门。

 

屋里一片漆黑,安静地可以听见门打开时的吱嘎声。就着透过窗帘缝隙透进来的月光,中也一眼就看到躺在自己沙发上的太宰。那个绷带狂魔似乎睡着了,一只手垂下来,露出袖口的手腕上的绷带有些松了,不借光中也也知道底下的皮肤苍白还带着许许多多的疤痕。

 

他抛起钥匙,操纵着重力把这个金属片当成了武器,准备攻击沙发上的人。

 

可能是杀气太强烈了,那双紧闭的眼睛开了条缝,他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让中也丢开钥匙,直接上前一拳挥去。

 

太宰偏开了头猛地坐起来,用手臂挡住了第二拳,趁机抓住了中也的手,用指侧在对方的手臂上蹭了一下。

 

因为动作太轻使得感觉更加强烈,中也收回了右手,想要挥出第三拳,但手臂上还残留着的感觉使他动作慢了半拍被对方抓住了可趁之机。太宰搂住中也的腰,将他压向自己,手在对方腰侧最敏感的地方掐了一下,一个翻身就把小矮子压在身下,没等对方反攻回来直接亲了上去。

 

妈的太宰又喝我红酒,舌头探入太宰口腔的中也没时间说话,在

 

心里骂道。

三轮车

因为很好吃所以努力地做了长微博...但是用word导致我文字段落改了很多,伐开心,求长微博要怎么发!这对cp实在太好吃,各种戳!

希望下次可以写剧情车哈哈哈

【复健02】笑的小天使斯雷因,图自p4本子,也是一发安利233


【复健01】小总士可爱!图自p4本子,吃安利!


薄情人

电影党,一切都慎,可能离题了。

 

过去,现在,以后,华生心中的Friday,都是所谓薄情人。

 

当时国内的医学人员对尸体的研究已经到了狂热的程度,但大家都致力于制作更完美的尸件。

 

所以当华生从旁人口中得知有个像疯子的同龄人在探究灵魂时,他十分激动,不顾同学的劝阻,要来了对方的信息,决定去见一见。

 

本以为被称作疯子的大概是年纪轻轻却胡子拉碴,脏兮兮戴着一副灰黄眼镜的人。等华生真的去拜访时,对方只是抬头看了看自己,用着疏离的语气询问有无要事。

 

少年的眼睛像是碧绿的玻璃球,剔透而无情,似乎一眼就看进了自己的心里。

 

对华生来说,精致的面容,冷漠的态度,相同的志向,Friday有太多吸引华生的地方。从那以后,眼睛不再属于自己,脚像是脱离控制,每天不自觉地寻找他的身影,向他在的地方走去。

 

华生在内心安慰自己说,这只是对志同道合的人免不了的亲近。

 

时日一长,Friday发现这个没事就爱跟着自己的人并不是所谓跟踪狂(真的吗?),那时没人相信的灵魂说得到了第二个信徒。

 

到底还是年少轻狂的年纪,Friday第一次交到朋友,即使表现的再冷淡,还是想将自己的东西展示给朋友,于是他将华生带去了他的实验室。

 

华生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激动,想表现的成熟一点,还是不住地打量着四周。木制的家具,书架上满满的书,桌上散落的纸笔。

 

没想到这幅场景一看,便看了一生。

因为屋子很小,所以华生努力的想让星期五戒烟。对于不吸烟的人,这浓重又散不去的味道和催命不二。可华生又很喜欢看星期五抽烟。灰白色烟雾从唇间被吐出,向四周扩散甚至遮住了制造者的脸。

有一次华生看着这幕想到,简直就想事后一根烟的负心汉一样。想着想着,华生不经笑出声。

星期五好奇地回头,在得知理由后瞪了一下对方,却收到了更夸张的笑声。

作为回敬,星期五冲这个吸烟新人吐了一口烟,得到了满意的咳嗽声。

华生透过烟看着他洋洋得意的样子,虽然还呛着,嘴角弯了起来。

“额呵额呵”华生咳嗽起来,可是,这次身边已经没有那个吐烟圈的人了。望着窗外把自己从梦里吵醒的雨声,他站了起来,没有叫上低头专注抄写的Friday,拿了一把黑伞独自出门了。关上门时,华生又看了一眼没有任何反应的“人偶”,在心里挖苦自己,竟然妄想会听见那声“路上小心”。

 

雨声打在伞上,发出“滴答”的响声,配合着华生皮鞋踩在水中发出的声音,意外的像首曲子,然而华生不太喜欢雨天。

 

“华生,你不觉得雨声很好听吗?清脆的响声又有着特殊的节奏,和着钢笔在纸上滑动的摩擦声,真让人心生安定。”那个人却对雨天欢喜无比,还特意将下葬的日子,也放在雨天。

 

脚步声停下,华生看着那块被自己撬开用重新埋好的石碑,那天其实像是一场交易,自己带走了他的尸体,连同回填的土壤一起,把自己的理智也留在了这里。

 

华生将伞丢到一边,任凭雨水将发丝粘黏起来,狼狈地坐在泥水中,只为更贴近石碑一些。他用手抚摸着石碑上的名字,像过去抚摸那个人的尸体,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抚摸。

    

恍惚间,华生觉得Friday似乎就躺在自己面前,闭着眼睛,神情平静,甚至嘴边有一丝弧度。华生弯腰,想亲吻那个人,然而唇触及石碑,传来冰冷的感觉提醒他不要妄想。这一刻他心里对Friday大概是恨大于爱吧。

 

他轻声说着:“你真真是这世上最薄情的人,说什么承诺,抛下我一个人离开,徒留我在此挣扎。”

 

有些吃力地爬起来,拿起伞,华生看着从头至尾毫无回应的石碑,说:“我只是来做一个告别,Friday,我很想你,我很爱你。”说完转身,抑制住自己大喊的冲动。如果,如果那个人还在的话,一定会笑起来,亲吻自己,说“我也爱你”,可是一切都是如果。

 

华生湿着回到居所,告别完了爱人,也是时候告别这个世界了。看着还坐在桌边抄写的Friday,华生换上一套整洁的衣服,将装置准备好,眼前晃过尼古拉的模样,那时的他,是用怎样的心情,去面死亡的呢?

 

华生平静地坐在椅子上,即使用了麻药,脖子还是传来被刺入的感觉。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那个人却依旧清晰,就那样站在自己面前,华生努力地抬起手,可在触及那个人前,意识就消失了。

 

他看不见那个人接住了他的手,看不见那个人恢复神采的碧绿色眼眸,看不见那个人弯下腰亲吻了他的唇。他什么也没有看见,只带着对那个人的爱与小小的埋怨,睡了过去,等待有一天,也许会再次触及那个人。

越写越觉得离题,但题目是在还没开始写就取好的,所以就这样吧!听着door写,就不自觉会想起电影的结尾,他们一定会好好地重逢!要是我英文好一点可能文章逼格会再高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