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毛掸子不要钱

日更两百字的十八流写手٩( °༥° )و ₎₎

礼物(大振A3)02

周末的百货商场人来人往。偶有路过的女生看见那边站着不断低头看时间的少年,偷瞟一眼,然后回头招呼一下同伴,再看一眼,私语道“好可爱呢,在等人呢”“女朋友吧”“头发看起来软软的很舒服呢”“你想老牛吃嫩草嘛,阿姨酱”“哈哈哈,走啦走啦”

 

完全置身事外的三桥依旧时不时低头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自己早到了呢,只是很害怕阿部君来了找不到自己就回去。

 

“哟,三桥。”肩膀被拍了一下,三桥吓了一跳,猛地回头,阿部的脸近在咫尺。

 

贴的,好近呢,似乎,连呼吸都感觉得到。

 

“三桥,脖子没事吧,不是昨天才和你说过要小心吗!”

“不…不…要紧哦,阿…部君。”三桥梗着脖子努力地说。

阿部这是才好好地打量三桥,两人单独出来的机会不多,在学校也是穿着球服或者校服。眼前的三桥穿着白色衬衣,搭着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若忽视掉他梗着脖子的动作,少年真是清秀俊朗。

 

别于高一的三桥,一年多的时光抹去了他的自卑不安,如今笑着站在那里,也可以引来女生的侧目。

 

可是啊,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三桥对着他还是一副“我被欺负了”的样子。

 

见阿部没有说话,三桥那眼睛偷偷瞟着他。

 

阿部君,今天和自己穿的一样呢。

 

看着在那里不断偷瞟自己的三桥,阿部叹了一口气,抓住他的手走进了商场。见商场中人很多,索性就一直牵着,担心三桥走丢。

 

手,一直牵着呢。三桥脸“砰”地红了。

 

“阿部君”三桥叫了一声。

 

“啊?”阿部回头,不出意料地看见三桥缩了一下,带着点火气问,“怎么了?”

 

“我…我们…今天…来买什么吗?”三桥又开始吞吐。

 

阿部愣住,竟然忘了说,想了想今天的目的,有些心虚地说:“我最近有个朋友快生日了,我不知道该送什么好,想让你帮我看看。”

 

说着说着,阿部别过脸去,都是泉他们出的馊主意!说什么干脆让三桥自己挑吧,反正对方那么迟钝,肯定不会被发现啦。

 

三桥低着头,语气依旧吞吐却不由有些低沉:“是,榛…名…前辈嘛?”

 

阿部还沉浸在对泉一行人的懊恼和无限的心虚中,并未注意到此时三桥的低落,随口附和道:“啊,算是吧。”

 

其实在这之前阿部也是有独自考虑过的,捕手强大的逻辑性让他把各种想法一一罗列然后排除。

 

1.       护手霜,三桥每天都要投球,要好好保护手。但,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不太想送这种东西,pass。

2.       帽子,果然送男生帽子比较好吧,但三桥有队里的帽子,平时出门也不像会带帽子的人,pass。

3.       要说到和棒球有关,难不成自己送他一个棒球?!

 

想了很多,最后听了泉的话,还是直接问本人吧。

“三桥”阿部顿了顿,努力掩饰住紧张问道,“你有什么喜欢的吗?你和榛名都是投手,爱好应该也会有一些相似的吧。”

三桥眼睛开始乱瞟,嘴里发出那种“啊,啊 ”声音。

 

就在阿部觉得自己要爆发的时候,三桥说:“围…围巾,吧?”

 

“诶,围巾吗,好啊,我们现在去挑吧。”

 

“可…以吗?我…来替…榛名…前辈挑…选…”三桥看着眼前慢慢的围巾回头对阿部说。

 

阿部别开头,说:“当然可以!”因为心虚的缘故,声音不自觉的放大。

 

三桥缩了一下,阿部君是真的这么想的吗?声音,比平时大呢,是因为,心虚吗?

 

两人兜转了一会,最后挑了一条浅咖色的围巾。

 

阿部拿起朝着三桥比了比,浅咖很配三桥的黄发呢,围巾这东西,要不自己也买一条吧?想着便随意一瞟,就要条深赫的好了。

 

阿部君,也拿了一条呢,是,要和榛名学长配套吗?

 

“三!桥!”耳边忽然传来吼声,三桥被吓了一跳,阿部大声地说,“你在想什么啊!我叫了你好多遍了!”和我呆在一起,有那么难受吗?后面那句话,阿部实在说不出口。

 

就像是不欢而散一样,两个人站在分别的路口,似乎连“路上小心”这样地叮嘱都说不出口了。

 

阿部看了看惊慌失措的三桥,是自己又吓到他了吗?

 

努力地扯了一下嘴角,拍了拍三桥的肩膀,说:“今天谢谢啊,三桥。回去的路上,小心啊。”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