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毛掸子不要钱

日更两百字的十八流写手٩( °༥° )و ₎₎

太中 肌渴症

R18 含微敦芥,新手司机 

中岛敦在侦探社的桌子就在太宰治的旁边,他发现太宰先生会不自觉把手搭在另一只手的手臂上,拿大拇指轻轻磨蹭绷带。时间长了,敦发现这个动作是定期性的,出现一两天后就会停止一段时间,然后再出现一两天。

 

可能是思考的惯性动作吧,也有可能是绷带下面的伤口会周期性发作吧。白老虎想了很多种可能性,不过当太宰笑容满面地问他是不是对绷带产生兴趣时,他吞了吞口水,连同猜测一起咽到肚子里,乖巧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太宰先生笑起来比芥川板着脸还可怕呢?情商偶尔会降到负值但是拥有动物本能的敦表示很疑惑。

 

*********

 

处理了一整天黑手党的事务,作为干部的中也到达家门口的时候,天已经黑得可以看见星星了。

 

赶快洗个澡,然后坐在台前喝杯酒放松一下吧,中也这么想着拿钥匙打开门。

 

屋里一片漆黑,安静地可以听见门打开时的吱嘎声。就着透过窗帘缝隙透进来的月光,中也一眼就看到躺在自己沙发上的太宰。那个绷带狂魔似乎睡着了,一只手垂下来,露出袖口的手腕上的绷带有些松了,不借光中也也知道底下的皮肤苍白还带着许许多多的疤痕。

 

他抛起钥匙,操纵着重力把这个金属片当成了武器,准备攻击沙发上的人。

 

可能是杀气太强烈了,那双紧闭的眼睛开了条缝,他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让中也丢开钥匙,直接上前一拳挥去。

 

太宰偏开了头猛地坐起来,用手臂挡住了第二拳,趁机抓住了中也的手,用指侧在对方的手臂上蹭了一下。

 

因为动作太轻使得感觉更加强烈,中也收回了右手,想要挥出第三拳,但手臂上还残留着的感觉使他动作慢了半拍被对方抓住了可趁之机。太宰搂住中也的腰,将他压向自己,手在对方腰侧最敏感的地方掐了一下,一个翻身就把小矮子压在身下,没等对方反攻回来直接亲了上去。

 

妈的太宰又喝我红酒,舌头探入太宰口腔的中也没时间说话,在

 

心里骂道。

三轮车

因为很好吃所以努力地做了长微博...但是用word导致我文字段落改了很多,伐开心,求长微博要怎么发!这对cp实在太好吃,各种戳!

希望下次可以写剧情车哈哈哈

评论(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