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毛掸子不要钱

日更两百字的十八流写手٩( °༥° )و ₎₎

礼物(大振A3)04

这段还是有微乎其微的田岛单向三桥,阿部有点走形,阅读慎。

 

“阿部最近很烦躁呢!”休息时间荣口突然用手套遮住了嘴,轻声说。

 

瞟了一眼远处正和三桥练习投球的阿部,水谷加入了对话,学着荣口遮住嘴说:“是呢!最近比平时要凶呢!”冲在一旁不停地点头表示认同。

 

“大概是因为……”泉说着,大家一起把目光投向了阿部对面心不在焉的三桥身上,回过头,对视着齐声说,“三桥!”

 

喂喂,你们这样用手套真的好吗...花井听着不住地在心里吐槽。

 

远处的阿部显然不知道众人的议论,目前他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眼前不是出神的三桥上。

 

这几天三桥总是突然开口:“阿…阿…阿…”就这样“阿”了半天却没有下文,用一双想说些什么的眼睛看着自己,亏自己还期待他会说什么!

 

投球是也心不在焉,还差点扭伤自己,和他说话就更头痛了,难不成还在介意前几天购物的事吗?

 

想着家里已经包装好的围巾,以及自己那条同色系的,阿部的心情好了不少,刚上扬的嘴角在看见呆滞的三桥时又低了下去,怒气值又达到顶峰。

 

阿部拿双手握拳抵着三桥的头,说:“三桥你又在发呆!”因为生气的缘故,声音不自觉又放大了。

 

讨论完毕的众人听见,又回头看了看彼此,然后摇摇头,叹了口气,果然是因为三桥啊。

 

在阿部频率不断增大的发怒中,三桥的生日也到了。

 

三桥的妈妈将吃的准备就拉着三桥的爸爸出门了,说是要去哪儿玩两天,临走前还冲三桥神秘的笑笑说:“廉你要好好招待客人啊。”

 

地点和上次一样,依旧是三桥的房间,10个人坐下也不会觉得拥挤。吹灭了蜡烛后,大家嬉闹着拿出礼物,嚷着让三桥现在就拆

 

三桥在大家的注视下一个个打开包裹,吐槽声随之而至。

 

“哦!花井你竟然送筷子,太像妈妈啦!”

 

“你才想嘞!这是我妈妈一定要我送的!田岛你又送了什么啊!”

 

“我?我送了米哈希一颗棒球。”

 

“噗哈,田岛你还真送了棒球。”

 

“有什么关系,只要三桥喜欢就好啦,呐,米哈希?”

 

以上对话随着礼物拆开不断出现,三桥边拆边有些出神,阿部君,会送我什么呢?

 

虽然三桥也很开心大家的礼物,但对阿部君的礼物的好奇,让他全神贯注地努力打开剩下的包裹,直到一抹浅咖出现。

 

有些慌乱地抬头,三桥想向阿部求证这是“自己的”礼物吧,正看见对方有些发红的耳尖以及板的一本正经的脸。

 

突然不知所措起来,还有一个没拆的也顾不上了,三桥努力地冲阿部笑了一下。

 

大家又玩了一会,花井看看时间也不早了,队长模式瞬间开启:“大家该回去了,快把东西收拾一下。”

 

“切,花井好想一个老妈子。”田岛说着,站起身收拾东西,眼睛扫过那个还没拆的包裹。

 

里面那件画了“1”的队服,三桥应该用不着了吧,只要阿部在,他就会产生自己是王牌的信心。

 

把大家送到路口,三桥等所有人都走了,看着留下的阿部,说:“阿部…君,不…不…”

 

不走吗?这样的话很难说出口呢,惊喜来的太突然以至于有些茫然,三桥现在特别不想和阿部君告别。

 

阿部看着自己的投手又开始练习“不”字的日语发音,拍了一下三桥的头说:“你妈不是和我妈说担心你一个人练球太晚,让我陪你住两天吗?”

 

对上三桥迷茫的眼神,阿部猜到这应该是三桥妈妈瞒着三桥提出的邀请。

 

拉起已经不在情况内的三桥,阿部勾起嘴角,说:“总之,今晚让我们好好相处吧。”

——————————————来一发分界线———————————————

我已经写不出告白来了,如果过年还写不出来那这个稍微修修就当结局。

妈妈的助攻是不是很棒

大振漫画之前已经开始练习叫名字了真是太甜了,考虑一下哪天写篇肉吧,要怎么样才能放上来呢?

总之要写完了,本鸡宝很开心lalala(知道我很烦)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