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毛掸子不要钱

日更两百字的十八流写手٩( °༥° )و ₎₎

礼物(大振A3)01

时间设定在三桥生日的前一段时间0.0

 

学校棒球场里,阿布趁着三桥投球的间隙叫道:“三桥。”

 

也许是声音太大或是太过突然,三桥紧张的僵在原地,眼睛开始四处乱飘,嘴巴不自觉地长大,一点一点挤出话语:“阿…部君,怎…么了?”

 

习惯了的阿部耐心等待三桥说完,接着说:“明天休息日,陪我去下商店吧?”明明是问句,可配上阿部的气势却带上了命令的感觉。

 

察觉到三桥的紧张,阿部努力扯了扯了嘴角,补了句:“可以吗?”

 

远处的水谷看着阿部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荣口说:“阿部那是在笑吧?”

 

荣口看了看,叹了口气说:“应该是很努力地在微笑呢…吧”

 

三桥盯着阿部,汗从额角留下来。

 

阿部君是在邀请我吗?还是只是随口一说,万一我说好他会不会感到为难呢?也许他是真的找不到人了呢,不对,阿部君人缘很好,那应该就只是无意间问问我吧……

 

阿部看着对面发呆的人,将嘴角努力又上扯了一些,我能等。

 

可三桥还处于那种自我状态,阿部将脸别开了一些,我可以等!

 

“阿…阿部……君,我…我……”三桥涨红着脸,努力地吐着字。

 

快说啊,三桥,别让阿部君为难,说你有事啊,快说啊,快…快…快说你…不去啊……

 

三桥努力地想说自己有事,可话在嘴边停着,就是说不出口。

 

“三!桥!”阿部提高了声音,处在暴走边缘的情绪在看见三桥发红的眼眶时,不自觉消退了些,努力把声音压低一点,“你明天有事吗?没事的话,一起出去一趟吧。”

 

“和…我…我…没关系…吗?”三桥低头轻声说。

 

阿部叹了口气,这人到底在想什么?所以说投手真是奇怪的不行的生物,看来自家这个除了日语不好不会表达以外,又多了一条爱胡思乱想。

 

阿部走上前一步,将自己的声音放到最低,说:“三桥,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明天有事吗?”

 

抽抽噎噎地抬起头,三桥看着阿部的眼睛,里面盛满了认真。用力摇了摇头,结果太猛整个人都转了起来,然后被阿部挤着头交代做事要小心。

 

“看来是好了呢。”荣口松了一口气,示意水谷看看阿部那边。

 

“也就只有他们两个能有这种方式相处,不过阿部还是有点进步呢。”水谷摇摇头。

 

荣口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说:“怎么描述好,以前他们这样让人很担心,现在做同样的事只会让人觉得他们关系真好呢。”

 

话音刚落,那边就传来阿部的吼声“你是傻子吗,我不想跟你去还问你干嘛!”

 

两人对视一眼,摇了摇头,一起叹了一口气。

 

评论(1)

热度(20)